美疫情加剧暴露种族歧视顽疾 “我无法呼吸”已成全球抗议者共同口号

        据世卫组织最新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6月14日19时57分,全球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累计达7690708例,累计死亡427630例。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

        6月初,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在日内瓦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社会内部长期被忽视的不平等现象。

        一些少数族群在疫情中受到了毁灭性影响,这也促使世界多地出现抗议活动。

        美警“跪压”致死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

        6月9日上午11点,被白人警察“跪压”致死的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的葬礼,在休斯敦一座可容纳2000人的教堂举行,鉴于新冠疫情,受邀到场的有大约500人。

        弗洛伊德的侄女 威廉姆斯:你好,我的名字是威廉姆斯,弗洛伊德的侄女。我能够呼吸,只要我还能呼吸,就要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不要再有仇恨犯罪了,有人说,让美国再次伟大,但是美国什么时候伟大了?

        在过去几周,弗洛伊德在临死前说出的“我无法呼吸”已经成为全球抗议者们共同的口号,在葬礼上,他的家人呼吁,将悲伤和愤怒转化为对国家未来的思考。

        美国非洲裔民权活动家 沙普顿:我们一直在试图解决一个体制性、系统性的问题,我们正在与上层的邪恶做斗争。

        据《纽约每日新闻》报道,8岁时,弗洛伊德的理想是成为最高法院的法官。他曾依靠体育天赋,进入南佛罗里达社区大学和德克萨斯农工大学金斯维尔分校篮球队。但经济上的困窘使弗洛伊德不得不在大二辍学,回到家乡。

        之后,弗洛伊德曾因盗窃、贩毒、抢劫、殴打妇女等罪名多次被捕。也曾努力工作,开启新的人生。但一场疫情使弗洛伊德再次丢了工作。

        美国罗德学院 黑人社会问题研究教授 洛尼斯:首先要注意的是,在过去两周全美爆发的游行,不是因为一个警察,用膝盖压住一个黑人的脖子,而是很多美国机构,从美国建国之初开始,就用膝盖压住黑人群体的脖子。

        美国种族问题之严重 远不止弗洛伊德案件

        如今,弗洛伊德以悲剧性的方式,激起人们对平等问题的关注以及对历史的再思考。

        6月11日,在明尼苏达州首府圣保罗,意大利航海家哥伦布的雕像被推倒。前一天(10日),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哥伦布雕像被推进湖里。在波士顿,哥伦布的雕像也被斩首并被移走。

        而类似的“推翻雕像运动”也在英国等地展开。在活动组织者看来,这些雕像与西方殖民史和奴隶贸易有关。

        从17世纪中叶,大批非洲黑人作为奴隶通过“非洲美洲欧洲”的“三角贸易”被贩卖到北美大陆,可以说当时非洲裔是带着锁链踏入美国的一个族群。

        尽管19世纪60年代的南北战争后,林肯总统废除了奴隶制,非洲裔逐渐在法律层面上获得了平等,但种族歧视的思想并没有随之完全消除,在特殊时期,还可能会激化。

        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曾经风光无限的汽车城,如今是全美最萧条的城市之一,大量非洲裔人口居住在这里。

        珍妮是底特律东区五个孩子的母亲。

        她介绍,新冠肺炎大流行开始后,她的丈夫立即失业了。而珍妮当时有两份工作,疫情大流行后,珍妮也失去了第二份工作。

        现在珍妮是一家七口人唯一的经济来源,如何让全家填饱肚子成了她最大的担忧。

        除此之外,她也很担心近期周边紧张的局势,会威胁到家人的安全。

        珍妮说,最近邻居们一直在打架,她很难对孩子解释清楚,很多人是以不同的方式应对疫情。

        美国媒体统计了美国32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的新冠肺炎疫情与不同族裔人口的比例关系,发现非洲裔在疫情中“更受伤”。

        以威斯康星州为例,该州非洲裔人口占比为6%,而该州的新冠肺炎病亡病例中,非洲裔占比高达27%,明显高于其人口占比。这种情况在统计图中以橙黄色标记,情况越严重颜色越深。可以看到,无论是新冠肺炎的病亡病例,还是确诊病例,非洲裔的占比都要高出其人口占比。

        美国疫情暴露不平等顽疾

        在非洲裔居住的社区常常存在医疗设施不足的情况,甚至受到当地卫生保健部门不公正的对待。美国媒体在田纳西州的调查发现,孟菲斯市的新冠病毒检测大多集中在以白人为主的富裕社区,而不是以非洲裔为主的低收入社区;纳什维尔市的新冠病毒检测大部分是由设置在白人社区的诊所进行,而设置在少数族裔社区附近的检测点却常常无法获得足够的检测工具和防护用品。

        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中写道,人人生而平等,而事实是240多年来,非洲裔一直在为改善境况和争取平等不断抗争。

        自上个世纪爆发民权运动以来,非洲裔的社会与政治地位不断提升。2008年,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有非洲裔血统的美国总统。

        然而,在精英们宣称尊重少数族裔的所谓“政治正确”,并为他们摇旗呐喊、上街游行背后,仍然存在或明或暗的种族歧视。其中就包含对亚裔的态度。

        亚裔美国医生:我将空气注入患者肺部以便他们能呼吸,在他们害怕的时候,我会安慰他们,我不是病毒。

        勤劳肯干、刻苦工作,被视为模范少数族裔的亚裔美国人,在新冠疫情暴发后处境急转直下。

        据美国亚太政策与规划委员会调查,疫情发生以来,在超市、地铁、街边、医院,已经发生了上千起针对亚裔的歧视事件。

        露西是波士顿麻省总医院的一名麻醉科医师,5月底这名28岁的亚裔医生在下班时遭到一名美国男子尾随。

        亚裔医生 露西:开始我没听清他说什么,但后来渐渐听清了。大概是你为什么要杀人,你有什么毛病,为什么要杀我们?诸如此类的话一遍遍地重复。

        因为没有受到身体上的伤害,起初露西感到松了一口气。

        随后,她感到悲伤与愤怒。因为在疫情期间,身为医生的她每天都在拯救生命,她的工作需要向病人呼吸道插管,这一过程中飞溅出的飞沫和分泌物,让她每天都面临着被病毒感染的风险。

        相似的事件也发生在44岁的洛杉矶护士亨吉身上。

        亚裔护士 亨吉:一名患者在分诊室,他对着我的脸咳嗽。他说,我不想让你给我看病,我问他为什么, 我们是在帮你。他站了起来,说“是因为你们(亚裔)我才得了病”。

        亚裔约占美国总人口的6%,在医生中占了18%,在护士中占了10%。种族敌视将亚裔人群置于非常无辜且痛苦的处境。

        “亚裔美国人推进正义”是一个追踪种族歧视的组织,自2016年以来该组织一直维护一个网站,人们可以在该网站上提交针对亚裔的种族仇恨犯罪案例。

        在疫情暴发前,该网站平均每天收到一起投诉,但是疫情暴发后,每天的投诉增加到3至4起。纽约出现了亚裔遭遇人身攻击和泼硫酸威胁的事件,新墨西哥州一家亚裔美国人开的餐馆遭到种族主义涂鸦破坏。

        亚裔餐馆老板 辛格利:那是一条很伤人的信息,我想保护我的社区,我想保护我的孩子们,我想保护亚裔社区,我要坚强。

        尽管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但在历史上,遇到重大危机后把移民当成替罪羊、煽动排外言论的现象,并非没有先例。

        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大批华工是在美国经历了南北战争,南方黑人得到解放之后,以廉价劳动力的形式进入美国的。

        1864年,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和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为了修建横贯东西的铁路干线太平洋铁路,在中国招募劳工,应征的华工付出艰辛努力才建设完成。但1873年,美国爆发经济危机,就业形势变得严峻。

        为了迎合选民,当时的劳工党领导人丹尼斯克尔尼(Denis Kearney)和加州州长约翰比格勒(John Bigler)把美国的经济萧条归咎于华工,推动仇华浪潮演变成一场政治运动。

        1882年5月6日,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针对单一族裔的移民排斥法案。

        直到二战期间,中美成为反法西斯同盟国后,罗斯福总统才在1943年废除了《排华法案》,并公开承认这是一个“历史的错误”。

        2012年6月18日,美国众议院表决通过了对“1882年排华法案”的道歉案。

        美国联邦众议员 赵美心:我们必须承认丑陋的(排华法案)违背了美国最初建立的主旨,我们必须对华裔美国人表达真诚的歉意,这是他们应该得到的。

        新冠疫情加剧 澳大利亚逆多元文化主义的倾向正在抬头

        2020年6月8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了在澳大利亚悉尼的长湾监狱,发生的一起骚乱事件。

        警方先是施放催泪弹,然后放出警犬,把监禁的犯人分别控制在标有“白人”和“黑人”两块牌子的不同区域内。

        警方证实有犯人被狗咬伤,送进医院。并宣称骚乱的起因是因毒品问题发生了冲突,与种族无关。但此前拍摄的视频显示,一些犯人曾用毛巾在活动场地拼出“BLM”也就是“黑人的命也是命”字样。

        而长湾监狱正是近日澳大利亚反种族歧视的焦点。“我不能呼吸”,这句弗洛伊德最后的遗言,5年前就已经从澳大利亚第一民族后裔的口中喊出。

        2015年12月29日,26岁的大卫邓盖因为在长湾监狱的牢房里吃饼干,随后6名狱警冲进来,用包括跪压在内的粗暴方式进行压制,最终导致死亡。

        邓盖:我不能呼吸了……让我起来!我无法呼吸!我无法呼吸,请不要!救命,让我起来!

        据报道,在视频画面中,邓盖从开始挣扎到死亡曾喊“我不能呼吸”多达12次。

        据英国卫报报道,邓盖的母亲在几天后曾得到监狱警方通知,说邓盖有自杀倾向。

        近年来,澳大利亚,一直以尊重全世界文化的“多元文化主义”作为自己的国策。但如今,随着逆全球化趋势,在澳大利亚一股逆多元文化主义的倾向正在抬头。排斥白人之外族群的排外主义,随着新冠疫情更为加剧,其中包括华人在内的亚裔和第一民族有色族裔所遭受的歧视更为明显。

        斯坎伦 演员:在乔治弗洛伊德死后,澳大利亚也引起了很多震荡,这无疑推动了许多人,面对我们国家的现实和我们可耻的历史,伴随着我们第一民族人民,在澳大利亚的压迫。

        疫情当前,面对西方世界新形式的种族主义和不平等现象,更值得注意和警惕。

        一方面,似乎是“病毒面前人人平等”,另一方面,病毒下的脆弱又在提醒我们,在危机处理方面经常表现出不平等。

        正如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简报所说的那样,流行病使弱势群体的身体状况和经济状况正在恶化。这对政策制定者来说,如何减少不平等,是个考验。

        本文由站长原创或收集,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ifrakt.com/guoji/cgqDm6.html